一根鱼刺教会我的事

去年到今年,我差不多把过去30年没去的医院的份儿都补上了。腿伤、产检、生产、孩子住院、产后复查,以及“吃出横祸”!

我想说的是最后这一坨。

我是怀着劫后余生的心情,写下这篇记录的。
 作为哺乳期的苦逼麻麻,每天汤汤水水是少不了的。前几天下午,轮到喝鲫鱼汤。我不喜欢吃鲫鱼,刺小而多。但听说连吃带喝,下奶更好。悲剧就这么发生了。源于一种从小到大没被鱼刺卡过的自信,我打算麻溜速战速决。等等,别动,嗓子眼好像被啥玩儿挂了一下!咽口唾沫,卡刺了。我吃了口面包,没用。吃一大口试试,还在。我有点慌了,接连又试了几次,那刺儿好像扎更牢了。

感觉就在嗓子眼儿,要不对着镜子用手抠看看?(过程过于血腥,就不描述了,口味重的可自行脑补)试遍所有知道的法子,结果都然并卵。看看表,下午六点,得,上医院吧。路上一度感觉刺没了。刚要嘚瑟跟老公说甭去了。那种一刮一刮的异物感又跟鬼魅似的卷土重来。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轻易结束。说不定医生也束手无策,最后还得开刀。完了,为了拿一根鱼刺躺手术台,传出去我还不如狗带……

几分钟之内,最惨的N种可能性,都被我快速设想了一遍。我就是这种伪悲观主义者。“不吝以最悲惨的境遇,预测接下来的人生”是我的座右铭。它的好处是帮我收获过不少小确幸。具体操作类同“自己把自己吓半死,完事儿发现也没那么可怕”。这就是小确幸的来源。不知道这算不算自虐型人格。

果然,事情的发展一路朝着我可怕的脑洞狂奔而去。

到了医院,医生拿棉签、手电检查一番后,一点儿希望没给我留地冒了一句:“看不见,明儿去西京或者唐都这样的大医院做个喉镜吧。”

我差点脱口而出“你特么逗我?!卡鱼刺而已,你一杆子给我支到那种一流医院,我会尿的好吗!”(在西安,一说这俩医院,很难不联想到疑难重症。)我觉得当时说话都带点儿颤音了,我问她能不能就在这儿做。她说机器坏了。

出了医院,我彻底蒙圈了。一根鱼刺而已,真的严重到要去唐都、西京的地步吗?擅长吓尿自己的脑洞,此时又要开始工作了。被我老公一句打断:“去附属二院吧。”what?!“没听大夫说要到大医院吗?随便一家根本整不了!”“不就根儿鱼刺嘛,哪儿整不了。”

要不是当时鱼刺卡着,我啃了他的心都有!什么叫“不就根儿鱼刺”,你卡卡试试!男人为什么别的本事没有,火上浇油的白目技能跟不要钱似的多?

二院的大夫看起来比较专业,最起码工具比上个医院高级。然并卵,诊断结果还是看不到。她问我是不是咽东西往下送了。我说是咽了不少,可惜没效果。那当然看不到,卡刺千万不能企图用食物把刺带下去,否则容易让刺卡到更深处。但也不是没办法,明天一早做个喉镜,有刺就直接取了。疼吗?不疼,有点不舒服而已。听了这话我真是悲喜交加,至少不用开刀了。可以我这一年跟医院打交道的经验,当然知道“医生说‘不疼’就是‘疼’,医生说‘疼’你就准备去死”这条铁律。(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马未都。当时深以为然!)以此类推,不舒服=疼+。

以我的性格,这一晚上是没法睡的。百度经历过电子喉镜的人的repo,也是一定要的。有个妹子的描述成功与我吓死自己的预期相吻合。她说先插两根蘸有麻药的棉签在鼻子里,疼!再给喉咙深处喷两次麻药,难受!直到喉管像被塞了一大坨棉花,重头戏就来了!一根“管子进鼻子、穿喉咙是一种钻心的疼”…够了!这么多素材,足够我做一晚上噩梦了…

第二天天还没亮,我就爬起来直奔医院!一个坚定的信念支撑着我,就是——“早死早超生”!

没悬念,我排第一个。大夫说,半小时以后才上班,外头等。态度冰冷。我不免忧心忡忡,态度不好,会不会治疗时更不耐烦,那管子下进去…我老公对我的忧虑不以为然,态度和业务水平两码事。我懂,是你不懂自虐狂的乐(shen)趣(bu)使(you)然(ji)。

老天可怜我,等进去后,我发现大夫还是很和蔼的。等麻药生效的过程中,她耐心解答我关于麻药是否影响哺乳的问题。还让我不要紧张。可惜这真不由我,看着仪器上搭着待会儿要伸进我鼻子里的小拇指那么粗的管子,不紧张真做不到啊!

几分钟后,我闭着眼躺上诊疗床。两个大夫一个打开仪器屏幕,一个拿起管子。我感觉到鼻子里伸进一根筷子粗细的东西。(别问我刚才不是还小拇指粗吗?我会告诉你,紧张成狗看错不可以吗!反正目测真的不细啊各位!)那根管子伸到鼻管尽头处下降,直到触到了喉咙深处,那一下,确实疼了点儿。我听到俩大夫你一句我一句。找不到啊?再往下看看。管子又往下了些许。我心里一沉,如果喉镜都不行,那真的只有开刀一途了!我攥紧两手,手心全是汗。我感觉到大夫在我鼻孔处左右拨弄管子,我知她是在调整位置,但还是很想叫她住手。因为实在太!疼!了!那才是牵一管而疼整喉啊!好在没几下,就听她说“找到了,在舌根底下。”紧接着,我就感觉到舌根处被轻扯了一下,被拉扯的地方一轻。“好了,拿掉了。”管子随着这句话被轻轻抽出。虽然,取出的过程有点疼,但对当时的我来说都不是事儿。管大夫要过那根刺,仔细看了半天,心情忒复杂。泥煤!贵得肉疼,咥了老娘300多啊!

回去的路上,我跟老公说,其实没网上说得那么疼,至少没“钻心”。那货瞥了我一眼,架不住你爱自个儿吓唬自个儿啊。滚!

这事儿让我明白了仨道理。

第一,以前听说卡了鱼刺上医院的事情,会觉得“别闹了”。经此一劫,再也不会这么想了。毕竟,当你花300多软妹币买了根鱼刺,任何人生观都是可以得到纠正的。

第二,疼痛的耐受度,各人不同。别人的“特疼”,也许是你的“还能忍”。所以,不要以人度己。又一小确幸,起码没开刀,也没想象那么疼。所以说,我不是真·悲观。但大夫说的“不舒服”,真的不止不舒服。信了他的鞋,你就图样图森破了~

第三,我相信大部分医生态度还是好的,谁不想看好一个是一个。即使偶尔不耐烦,也能理解。毕竟一天马不停蹄地看六七十位病患,也许同样的问题要重复无数遍。一疲劳,免不了口气差些。啥事儿都是互换下立场,也就没那么不可忍受了。

如此想来,这300多好像也没白花。
   → 微信公众号:沙龙国际,可通过意念关注 ←  
  1. 0
  2. 0
  3. 0
  4. 0
  5. 0
  6. 0
  7. 0
  8. 0
  9. 0
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媒体、微信请获得授权,联系QQ:82355462。
举报&反馈2016-01-16 10:44:43 发布 丨 704 人浏览

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

  1. 爸爸,要记住你是个勇士(5)
  2. 爸爸,要记住你是个勇士(4)
  3. 牙癌晚期
  4. 谢谢你们,教会我苦中作乐
  5. 康复记(三)
  6. 康复记(二)
  7. 康复记(一)
  8. 一一:变老很容易,成长很难

本文评论

  1. 1#李清浅2016-01-18 08:34123.139.*.*
    听上去好刺激的shen'hou
    管理  删除 (0) 回复
  1. 2#早雅2016-01-18 10:58124.116.*.*
    楼上,你很烦~
    管理  删除 (0) 回复
文章
5
评论
15
沙龙国际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