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源之春:只消山水光中,无事过这一春

本文为原创内容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;合作请联系QQ:82355462
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01 
这个春天,我在桃花源住了十六天。第十七天的清晨,背着一台电脑,一台相机,一支箫,一把伞,出山去。走在崎岖的山路上,风穿过松林,领着无边的雨。 桃花源多雨,或许正好赶上雨季。在那住了十六天,有十天全天在下雨,还有半阴半雨的三天,真正的晴朗天气不超过三天。春雨绵绵,雨落在瓦上,像瀑布似的掉下来。站在廊檐下,能望出神。雨多,滋生了些许苔藓的石阶,青嫩嫩,透着顽强生命力。 我所说的桃花源,位于庐山南麓,在群山之中,是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的清凉之处。那一处,是群山深处唯一有人间烟火的地方。有山泉、溪涧、桃花,还有人家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山的深处,从天而降的泉水,被茶圣陆羽称为天下第一泉——谷帘泉,被群山葱茏的绿意环抱。春雨过后,溪涧的水化作瀑流,从酒坊门前流过,日日夜夜,声势奔腾。 我去桃花源,因为那里有砚台和她的酒坊。一为见砚台,二为喝天下第一泉酿出的原浆酒,三为种一棵桃花。 住在桃花源的那些天,时间过得像慢镜头,体验到,山中无甲子,人间日月长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每日清晨,五六点钟的光景,便醒来了。山中清寒,即便是三月中下旬,天气依然冷冽。晨起,掬上一捧山泉洗脸,沁凉沁凉的水,乍一触碰,几乎觉得冰人。 我喜欢凌晨五点钟的时间,人间还在梦中,晨曦在早起人的脸上醒来。远处的青山烟雾袅袅,仙境一般。倘若没有这烟雾婀娜,我依然断定,山中的春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 山居岁月,时而断电,时而无信号,红尘喧扰似乎都被隔绝了去,一颗心自在无碍了起来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02 在山中,每天生活简洁,下雨天气,白日里闲暇无事,看看书,练练书法,打打牌,发发呆,四处闲逛,去上村的阿姨家蹭饭;或去老李家的“皇宫”喝酒扯淡;要么,整天想着怎么抓阿德(酒坊的一只老鼠)和野猫…… 好天气的日子,砚台会带领我们修剪桃树枝。独自一人时,我会趟过溪涧,去酒坊屋后的高山拾干杉枝,生火做饭时需要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有天傍晚,一位骑着摩托的大叔在溪涧对岸吆喝:“辣椒苗”、“茄子苗”……讲的是当地土话,我一句也没听懂。好在砚台能懂,让马骝拦了下来,买了几捆辣椒苗和茄子苗。第二天的傍晚,将菜苗栽好,酒坊终于有了一块像样的菜地。 春分那日,我种了两棵桃花树。说不清楚,为什么种了两棵。他们笑说,桃花运太旺,会招来烂桃花的。桃花运是要的,我更希望的是,能多结些果子。从开花到结果,百转千回,不知道期间会发生什么故事,这段过程是值得期待的。 我想,终有一日,我会和那个一看到他就笑意浮上眼底,无论说什么、做什么都明白其心意的人,坐在桃花树下春眠的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桃花源的夜里,格外令人心安。它是寂静的,像远去的时空。我们会饮酒、围炉夜话、吹箫…… 夜里回屋,如遇停电,点上三两盏烛火,火光摇曳,昏黄昏黄的,格外温柔,像往事一样。夜深了,便吹熄了蜡烛,枕着松涛、还有透过木板缝隙传来的鼾声或絮语声入眠。起夜时,也不需灯火照明,或星光、或月色,都清朗明亮,皓如霜雪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我住的那间房,在楼上的右边,地上铺了一层木板,我和阿泽搬了一个木箱子和一条木凳上去。箱子是那种旧式的翻盖箱子。我拿来当桌子用,在箱盖上铺了一条茶巾,再摆上一个粗陶瓷罐子,盛满水,插了几支山里的桃花。不用出门,也有诗和远方。 临走那天,我给房间取了一个名字:苏州河。当然,我还在苏州河,留下一个秘密,当作是送给后来去住的人的一份礼物。 这样的日子……连时光都似乎被缕平了褶皱舒展开来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03 桃花源因为有砚台在,酒坊不断有人来。谈笑有公仆,有鸿儒,往来有白丁,还有真正的酒徒。虽身在山中,门庭却不冷落。不由想起老马说过,人的本质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。 人来人也去,甚好甚好。喧闹几日,清寂几日,此消彼长。 有时,从外面来的人,坐在火炕上,谈天说地,天马行空,刹不住车,比如砚台的师父——周师父;有时,来人众多,挤在“室雅人和”的那间屋子里。我喜欢坐在角落,听他们吹牛B扯淡。 来酒坊拜访砚台的众多人中,印象深刻的要数周师父。周师父是一位奇人,好于道,痴于武,嗜于文。他来的那天,我正好醉酒了,在床上生无可恋的躺了一天。第二天,才和他真正有接触。早晨醒来,他在屋子里踱步,我从阁楼一角冒出半个头,向他问早安。 他教砚台和酒坊的人练棍,从此酒坊便有了棍。砚台对学习新事物充满热爱,永不知疲倦,就是不常坚持,或许爱的是那股新鲜劲。有句话说,新鲜如初,热泪盈眶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周师父来的第二天晚上,依然下雨。夜深人静,大家围坐在火炕上,讲从前的故事,主要是听周师父讲,我们静静的听。偶尔,砚台也会插讲一段有深意的话。从女人聊到禅宗,那些发生在岁月里的逸事,成全了当下不无聊的夜。 犹记得周师父说,在终南山修行,养飞禽走兽,送给砚台……我的睡意渐渐袭来,只记得鸽子和鹤,或许我比较喜欢这两种鸟类,渐行渐远的声音里,总听到它们的叫声。 周围的人都困倦了,最后变成周师父与砚台的对话。这场对话,犹如高人之间的四两拨千金,真叫人喝彩。《与神对话》中有一句话说:如果不能成为别人生命中的礼物,就不要走进别人的生活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我想,周师父与砚台,他们是最温柔的灯塔,令人无所畏惧,朝着灯塔前进的人,只会越来越多。 在老李家吃饭,砚台问我:“牧鸯,你有没有觉得我很江湖?” 那一刻,我想起砚台在她的书里写过:江湖,只是路上的一个梦。 而这个梦,还在延伸。见过周师父,他的风趣、幽默、能屈能伸,撑起了可文可武的魅力,也让我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侠义。我以为,当下社会,不再有义薄云天的侠客了。 我曾说,古龙的江湖远去了。可周师父的江湖还在,那是一个有道义精神的江湖。 那晚他说过许多话,再也没有一句比这句更令我震撼:我们是自然之子,不需要惧怕任何。当然,从他身上,我也学到了“与这个世界调情,和与一个人调情是一样的”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04 在桃花源,像这样的围炉夜话,是家常便饭,不经意间,让你醍醐灌顶。有天夜里,夜已经很深,我在阁楼上看书。阁楼下,姑娘们在讲自己的故事,讲各自的人生境遇。 我喜欢听她们谈自己的经历。愿意分享关于成长、情感方面的人事;更愿意自省,接纳,吸收。 白天的欢闹回归寂静,青瓦砖房里,灯火摇曳,雨不知何时停了,夜空云层如被,星星忽明忽暗。 砚台的朋友从黄山来,为她带来了窦唯新专辑《山水清音图》。围炉夜话时,有酒有音乐,还有故事下酒,清音层叠交错,悠扬洒脱,熨在心口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那些日子,绵绵不绝的雨,好像落不尽。有很多人来了又走,姓甚名谁也不再重要,还没来得及细看,便擦肩而过。我常坐在溪边,或桃花树下,看蝴蝶飞过溪涧去。风雨过后,花瓣铺满一地,又被水浪带走。 来来去去的人,又是落花时节,不免想起“落花时节又逢君”。 然而,然而。 或许,我的君即是我自己,每次在路上我都与自己相逢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05 有天下午,桃花源终于迎来了大晴天。晴空朗朗,碧空如洗。春风吹得令人发痒,桃花开得烂漫。我坐在茶台前,金戈坐在我对面,一首悠扬的旋律响起。我沉醉其中,便问金戈,是什么音乐? 他将音乐分享给我,是神秘园的《nocturne》,另外一个版本的演绎。那些天独处,不断循环播放《nocturne》这首曲子。因为,我从音乐里听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。 听完这首曲子的夜里,相约来桃花源种桃花的酒徒们都走了,连平师傅与平嫂都回家了。只留下砚台和我、马骝三位“空巢老人”驻守酒坊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 夜里,三人喝酒到凌晨。在这之前,我已经醉过两次。第一次醉,是在第一次出春酒的那晚;第二次醉,是周师父来的前夜,在老李家吃饭。第二次醉酒后,我发誓戒酒。当然,这样的话,没有人相信。因猛喝,失去节奏,场面失控,没有人能阻挡一个想喝酒的人。 可是,在喝畅快的那一刻,只管过瘾,早已忘记醉酒之后的难受,那是不亚于被针扎过千万次,一副生无可恋得死样状。因此,在之后的日子,我努力控制少喝酒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深夜,三人的酒后谈话节目也已结束。我独自留在酒坊盛传已久的“鬼屋”睡觉。马骝去隔壁那栋屋子睡觉,走时对我说:“凌晨三点,遇见“他”请打个招呼。”说完,便关门出去了。 我睡在“鬼屋”,躺在床上,马骝又连发几条信息:如遇什么事,发视频呼叫我,我立马冲过来。我没有回。他问:“人呢?” 他还是担心我一个人睡“鬼屋”,不放心。马骝作为酒坊的二当家,做到现在这般关心“弱小”,可真仗义。不过,那晚我什么都不怕了,因为我知道了一个比怕世上“有鬼”还要怕的消息,它能令我不安和伤筋动骨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凌晨一点二十,开始下雨,雨珠噼里啪啦打在青瓦上,就好像落在我耳边,声音很美妙。我辗转难眠,耳朵里不断传来周师父的那句:我们是自然之子,不惧怕任何。 在黑暗中摸出手机,循环播放《nocturne》,心也扎得很疼。想起我和你的对话,虚虚实实,生活里没有那么多戏,一定要坦诚相待。 听着《nocturne》,赫拉巴尔的一段话,在脑海里弹幕般来回滚动:因为我有幸孤身独处,虽然我从来并不孤独,我只是独自一人而已,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,因为我有点儿狂妄,是无限和永恒中的狂妄分子,而无限和永恒也许就喜欢我这样的人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06 月末的一天,砚台离开酒坊出山,去隔壁县的山里种桃花,平嫂身体不适,平师傅陪她去城里看病,马骝还在火炕上养伤,因为湿气太重,关节炎疼。整个酒坊,陷入一片寂静。白天里,这样的静,从未有过。 外面下着雨,我坐在苏州河看《项塔兰》,常常忘记时光。偶尔,能听到屋前空地上传来零星的电锯声音,划破山谷,提醒着我还有一丝生气,那是三舅在锯木材。 中午时分,我下楼洗菜做饭,屋后的一个老伯过来借辣椒,我“喔”了一句。整个上午,就说了这一个字。 我喜欢桃花源的清寂,常感到欢喜,因为在极静时,我会缕清很多事情。就如有天平师傅、马骝、风子皮去金戈那里搬东西,砚台在“室雅人和”的屋里写字,我和吉祥物坐在火炕上,有一搭没一搭谈天,突然那么一瞬间,我明白了余生想要做的事,且如此坚定。 有天夜里,砚台问我:“牧鸯,以后你打算做什么?” 当时含糊答了一句:做摄影和民宿。只是在心里又多增加一句:“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吗。” 那晚入睡,我又想了想,我会定居苏州,做摄影和做民宿,最好能在民宿里卖砚台的酒。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那么多闲暇时光虚度,看似无用。可,正是因为这些无用时光,串联在一起,像一串串水晶,流光溢彩,让我坚定的找到了方向:人生还是要搞点事,才有乐趣。 我不曾感到虚度时光可耻,至少春光不被辜负。这是刻骨铭心的记忆,这样的体验,不常有。生活是需要亲自去体验的,这份体验才最珍贵,会融进血液,伴随着我走过往后的漫长人生岁月。 今日坐在窗前,望着窗外山林出神,我从一座山换到另一座山,从一个村换到另一个村。恰巧翻起一本词册,读稼轩。读到“青旗卖酒,山那畔别有人家。只消山水光中,无事过这一夏。” 我想,只消山水光中,无事过这一春,也极好的。桃花源之春,我会想念一辈子。 这样的活着,余生所有的不幸都可以值得原谅。 沙龙国际简介:牧鸯,做艺术,自由撰稿人。楚湘人士,现居京师。没事溜达,行踪不定。擅长讲故事,没鸡汤不励志无爆款,只有咸菜和稀饭。公众号:坐久落花多(zuojiuluohuaduo) 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欢迎关注沙龙国际文字音乐版微信公众号“后园”(gardenback)
    → 微信公众号:沙龙国际,可通过意念关注 ←  
  1. 1
  2. 0
  3. 0
  4. 0
  5. 0
  6. 0
  7. 0
  8. 0
  9. 0
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媒体、微信请获得授权,联系QQ:82355462。
举报&反馈2017-04-03 11:25:12 发布 丨 14731 人浏览

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

  1. 明天怎样活着
  2. 从此有心爱良夜
  3. 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
  4. 桃花源之春:只消山水光中,无事过这一春
  5. 春暖花开,愿你与自己所爱之人在一起!
  6. 一朝酒饮尽,怀良辰以孤往
  7. 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酒,碎冰碰壁当啷响
  8. “只有你一个人是这样,因此我爱你”

本文评论

  1. 1#ShiraishiMai2017-04-06 16:02113.14.*.*
    真好、
    管理  删除 (0) 回复
  1. 2#小二要远游2017-04-06 21:04223.72.*.*丨来自Android客户端
    砚台是张小砚么。。
    管理  删除 (0) 回复
  1. 4#牧鸯2017-04-12 09:58220.170.*.*
    是的。
    回复:小二要远游
    >砚台是张小砚么。。
    管理  删除 (0) 回复
≡ 本站荣誉 ≡
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(版权合作请联系QQ:979502441)
文章
140
评论
724
沙龙国际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