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惹尘埃


1918年,杭州的秋天让人分不清这个季节和春天有什么区别。一切都还是暖暖的样子,除了树绿得有些老,叶子也不再如春天那么轻盈外,其他的,很容易让人恍惚。

郊外的虎跑泉安静得只余泉水汩汩的流声,置身其中,甚至能听得见树叶呼吸的声音。就在这一年,“李叔同在西湖虎跑定慧寺正式剃度,入灵隐寺受具足戒为僧,并以法号弘一行世后,他的人生从此发生了一次大超越,进入其人生的出世期”。
对弘一法师了解不多,即使了解他,也只是了解他身外的那些东西,就像后人研究他,只是研究他的那些成就。一个人除了成就之外,不是其他,只是一个人而已。可就是这样一个在很多领域颇有造诣的人,在其壮年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,也许真的如他的学生丰子恺说的那样:“弘一法师是一层一层走上去的。弘一法师的‘人生欲’非常强!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。他早年对母尽孝,对妻子尽爱,安住在第一层楼中。中年专心研究艺术,发挥多方面的天才,便是迁居在二层楼了。强大的‘人生欲’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,于是爬上三层楼去,做和尚,修净土,研戒律,这是当然的事,毫不足怪的。”   这样的解释,依然没有还原李叔同的本色。就像我们遇见寺庙里的师父,不会去询问他背后的来历,是因为那些来历已经变得微不足道。  真的是这样吗?

是的,很多事情都是当然的事,这些只能对于了解他的人来说,是毫不足怪的。我也不奇怪,人生走到一定阶段就是瓶颈,这样的阶段,不是你有力气或者手段就可以翻越的,也许只有迂回的方法才可以突破,这样的突破在他人看来或许是奇怪的、不可思议的,可是,对于当事者来说,这样的解脱只有自己知道艰辛后的开阔。
去杭州的时候,没有去虎跑泉,路过的时候,里面郁郁葱葱的样子很是让人遐想。朋友问我知不知道李叔同就是在这里出家的,我说我知道。也只是知道,因为我们没办法走入另外一个人真实的世界里面去,那些曾经存在的东西即使依然赫赫然,却说明不了什么。  是我们经历太少还是经历太多的缘故?

什么是传奇?别人永远没办法经历的事情就是传奇。相信弘一法师历经坎坷,不相信他是厌世和消极。相信他的无助任何人都没办法释然,不相信他是想逃避。所有的结果既然都是一样的,过程却为什么不能心随我动?当一切成为可能的时候,也就是离开的时候了。
这样聪明的男人,事到临头,只能决然地踏上去彼岸的路了。  飘飘然。

这让人想起“舍得”这个词。不知从什么时候,开始喜欢用这个词来表达一些东西,就像不知从何时,开始留恋佛门一样。一次和一个师父聊天,告诉他一些事情,他非常淡然地笑了一下,眼睛甚至不看我地笑了一下,我不再说什么,因为诉说已经变得不重要了。

师父后来送我一串玉镯子,戴了几天就又放下了,似乎总有些东西无法割舍似的横亘在此岸和彼岸之间,这难道就是“瓶颈”?
生前的弘一法师“清醒地看待自己的一生,临终时所留下的‘悲欣交集’四字,就是他参透人生,最后彻悟的总揭示”。有时候会想,是不是在某个阶段他确实在逃避,只是逃避的是自己,而不是俗事和外物。  不会有第二个李叔同的,虽然有很多人和他当初一样吃素、向佛,却都舍不得割舍,我也一样。也许你会说形式并不重要,可形式化的东西毕竟还是存在的,至于背后隐含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东西,也许,只有自己知道。   来自沙龙国际(www.u148.net) (本文为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原创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;合作请联系QQ:979502441)   → 微信公众号:沙龙国际,可通过意念关注 ←  
  1. 1
  2. 1
  3. 0
  4. 2
  5. 0
  6. 1
  7. 1
  8. 0
  9. 0
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媒体、微信请获得授权,联系QQ:82355462。
举报&反馈2011-04-20 11:54:10 发布 丨 38264 人浏览

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

  1. 我们的信与不信
  2. 当我看着猫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
  3. 如果生活是一部剧,你的2017年是场什么戏?
  4. 有哪些不明说,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道理?
  5. 长长来路,命有定数
  6. 美好的人生从自律来
  7. 你现在的位置就是你的人生
  8. 6年前,我高考,高考改变了很多,也没改变什么
≡ 本站荣誉 ≡
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(版权合作请联系QQ:979502441)
文章
65
评论
7
沙龙国际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