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又犯神经想起高三那些时光了……

1、我的CS技术全校闻名,外号“爆头王”——我每次玩CS,总是刚一出场还没分清东西南北就被爆头。而且不论是谁,准能爆我头。一开始有位同学想验证AK47打胸三枪就能死的说法,便拉我去打CS,他屡次想打我胸部,可还是被我迅速躲闪,用头承受了子弹。还有一位同学,在第二枪才将我爆头后兴高采烈地说:“耶!我第一枪终于没能打中郁放的头了!”
 
2、第二天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,以“跑”为话题。我真不知道命题者为何出这么无聊的题,这让残疾人们看了多伤自尊。我是一名理工学生,有着一个理工的大脑,对于作文这玩意儿我不敢兴趣,但考场作文却不怎么吃亏。我还是依靠诈骗取得高分——开头结尾将在作文选上背的十来个选一个恰当的用上。中间就编名言凑字数——自己写几句看似蕴含无穷哲理又扣题的话,前面加上谁谁谁说。如果我的思路比较顺畅,我就让罗素、卡夫卡、杜拉斯这类的名字比较短的人说;如果思路不是很流畅,我就让车尔尼雪夫斯基、奥斯特洛夫斯基、克林炖莱瘟死鸡之类的名字长的人说;如果我一点思路也没有,我就把这句名言授予一个既能凑字又能泄愤的名字——卡斯卧勒雷斯卧勒•明提德珍妮玛莎比亚。
 
3、我又问齐炳烨为什么叫齐炳烨,他说根据闰土五行缺土的理论,他五行缺火,而且还是狂缺,就加了两个火,叫炳烨了。我说如果他狂缺木的话难道叫齐林?齐林倒也不赖,北京那根缠着龙的白柱子上面就蹲个麒麟,国宝啊。齐炳烨说别净瞎扯,那根柱子上放的是步步高电话。他又问我我五行缺什么?我说我什么也不缺。他说不对,缺屁,所以才叫郁放给补上。
 
4、语文课时我上去默写《两小儿辩日》的课文,错写成了“孔子东游,见两小儿便日”,回来后齐炳烨笑弯了腰,我问他笑什么,他说:“孔子东游,见两小儿便日,孔子都性饥渴到日小孩了。”原来是齐炳烨的黄色思想作祟。在这方面我们教科书的编委老师们也有疏漏之处,譬如人教版高中地理教材第二册53页小字部分,里面的人物叫什么不好,偏叫李守银,结果那节课我们光笑了,都忘了听课。我们活在这种状态下,是多么的悲哀,是多么的叫长辈心寒啊!
 
5、一大早醒来,我决定不能再这样窝囊下去了,好歹我也是个留过级、站过岗、骂过老师还得过奖的爷们,光让苏晗这么蹬鼻子上脸还行?干脆把话挑明了,爱咋咋地,大不了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。兴许碰上运气好,我还会落胎在苏晗肚子里,到时候我再从里面翻江倒海、胡蹿乱蹦,看我整不死她小样儿的。这叫君子报仇,十八年不晚。
 
6、以往当我悲伤得想哭时,我就会仰起脸,眼泪便无法流下。接着我再用力吸一口眼泪化成的鼻涕,将其咽入肚中,虽然痛苦不已,但我没哭,所谓眼泪往心里流,便是用的上述操作方法。
 
7、“笑一笑。”苏晗用逗小孩儿的语气对我说。 我不自然地挤出一个笑脸,我相信那一定不是我喜欢的笑,也不是苏晗喜欢的。 “真傻。跟范伟似的。” “腰腿疼痛,请用万通筋骨片。一般狗我不告诉他。”我学着范伟的语调说。
 
8、这次我真的伤心透了,如果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,如果不是虚假广告,而且价钱公道的话,就算是去卖血我也要买一颗,然后将后悔药倒手卖给后悔欲比我更强的人,再用赚得的钱去买更多的后悔药……这样我可能会很快暴富,无人阻挡。即使做生意赔了本,也完全可以拿出一粒后悔药,满怀欣喜地吃下去……如此一来,我必将处于绝对意义上的不败之地!
 
9、很多人都听过三人成虎的故事,在这里我再复述一遍。说从前有只野猫写一首叫《两只老鼠》的歌,讲述了两只被它抓到的身残志坚的老鼠的故事。可被人误听成了《两只老虎》,第一个人说是《两只老虎》没人相信,第二个人说也没人相信,直到第三个人说时,人们才纷纷相信,并指控野猫抄歌。
 
10、“好玩个屁,我还以为你挺能喝的呢。” “不能喝,就是对酒吧挺了解。” “你有多了解?你知道有的酒吧因为有很多鹅叫鹅吧吗?还有的酒吧有很多鸭子,叫鸭吧,还有的酒吧有很多鸡……” “***”曹洋抢着说,但随即醒悟过来,“真恶心。”
 
摘自《高三,那些不着调的爱情》
 [原始链接]   → 沙龙国际微信:U148Net,放心关注不会怀孕 ← 
文章
23
评论
44
沙龙国际官网